没想到,大果情商居然是这样诞生的! 热度

 文/belle


大果情商的英文名叫Bigger EQ , 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iPhone6的那句著名的广告词——Bigger than bigger, 能够撞在一起,凑巧借了库克的光,真是深感荣幸。但逐渐,大果也形成了一种定位——即用奢侈品的态度来做情商教育。

 

大果品牌真正创立于2014年,可这个年轻的品牌却不是一群毫无准备只有激情澎湃的年青人的创业。十余年来,我们都在情商教育行业里打滚,是有着号称“全国最大连锁品牌儿童情商教育品牌”的创始人和合伙人,从海外合作机构那里引进和翻译过多本情商教育书籍,一手主编了少儿情商教材,并创建了情商训练师的培训体系。

 

可是到了2012年,教育培训行业遭到了一次“寒冬”,几家知名少儿培训机构老板突然卷钱跑路,K12三大龙头年报营收失利。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日子也不好过,校区亏损、骨干人员出走、老师流失、学员反馈效果不佳,没有进步。


从企业营运层面,“情怀”也许真的不值一毛钱。可是对于我们这种做“产品”的人,没有情怀,就不可能做得出“尖叫”的好东西。恰巧,我们就是这样一群对“尖叫”的好东西特别执拗的人。

K12的其他领域相比,情商教育真是冷门低调很多,只能算素质教育一个很细小的分支。并不是现在的爸爸妈妈们意识不到“情商”对孩子的重要性。而是客观上,升学报名校不考情商;主观上,“情商”培训的效果评定模糊不清。造成在客户家长的感受上,对让孩子学情商的效果不确定。这就是“儿童情商教育”产品的痛点。

 

其实,情商培训效果评定的模糊,是有历史原因的。情商课在美国,几乎都是孩子的必修课,说白了,普及型课程,孩子们学习的是观念层面上的内容。当我们引入进来,并以商业化的形式来运作,就出现了问题。因为在商业运作化下的教育培训行业,效果是硬道理,而且这个效果要明确清晰、可见可衡量。

我们几个人当时就在想有没有可能:让中国的孩子上情商课,这个情商课不是一个泛泛之谈,而就是针对他的,他学完之后,很快能运用在生活之中,然后能从行动表现上反映出效果。之后在NSCC 和雪城大学专家的帮助下我们决定采用“定制型”、“工具型”和“培优型”的情商教学。

其实每个家长花一笔不少的钱给孩子学习情商,都是有所期望的。我们心里很清楚,要满足甚至超越家长的期望,“大通铺”式的教学是行不通的,必须有针对性。而且,所教的内容绝对不能只停留在“观点”层面上,一定要落实在实际生活中,成为一种工具。这就是工具情商的由来。

这样就有了“大果”,大果寓意“使果变大,以果为大”。这其实就是我们的经营理念,“使果变大”是我们的“培优型”战略。大果的目标,是使孩子具备高水平的情商能力(在某些情商能力的表现上,能够有非常明显的优势),而且必须是可见可衡量的。

第二个是“果”是“效果”。大果老师的考核标准非常简单,全部由孩子和家长的评价来决定,老师没有KPI, 只有学员评价。我们在官网上开放了评价系统,上完这个课,学员家长就去评价,中差评会让老师的绩效受到严重的影响,甚至下岗!而对于客户端,没有进步,效果不好怎么办?客户可以自己挑老师、免费上课、甚至有无条件退款的保证。

教育界的同行说,这样做很风险很大,给教师队伍和机构都带来很大的压力。我们却想起最早期的新东方,就是这样做的。事实也证明,这样做是对的。虽然大果情商成立短短1年,不是旺铺的店址,没有高档的装修,却在南京获得了很多孩子的喜欢、家长好评和口碑相传。用执拗的态度、奢侈品的眼光做教育、将口碑进行到底,就是我们这群人的“情怀”和使命。


无相关信息